字幕网app入口tv破解版

清泉心怀愧疚,这么多多年的朋友了,他自然知道启羽的性格。既然启羽都已经这样决定了,那是无论如何都沒有办法更改的了。启羽一脸的落寞,轻声说道:“秦璿长老,从现在开始,我让出炼药师公会的会长一职,希望你老人间能够出來主持大局。”

一时间,秦璿就像是老了十岁一样子,原本启羽跟清泉是炼药师公会的两大支撑,可是为了这件事情,二人却是决定同时退出炼药师公会。这样一來的话,炼药师公会的大厦几乎已经坍塌了一半了。这时候就算是秦璿站出來,也不能将炼药师公会恢复到之前那般强盛了。

秦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看着决绝的启羽,颤抖着声音问道:“启羽,你真的要退出炼药师公会吗。你真的忍心看着你一手创建的炼药师公会就这样毁灭吗。”

谁又愿意看到秦璿这样的老人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了,虽然秦璿本身也是一个炼药师,并且也是一个武王境界的强者,可是现在的抛开这些,秦璿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而已。参加建立了炼药师公会的几个人之中,一下子就有两个将要离开炼药师公会,秦璿哪里会接受得了呢。

不过就算是这样,既然都已经决定了,那启羽也不可能会因为这些事情就改变自己的看法。启羽坚决地点点头,轻声安慰道:“秦璿长老,想必你也知道我的性子,既然我已经决定了,那自然是不可能会更改的。炼药师公会还有颐正长老等人,少了我一个启羽也不算少,”

“都怪我啊,要是我坚决一点站在朱啸这边的话,老家伙也就不至于会离开炼药师公会了,”清泉十分自责,事情到了这一步,清泉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他。当然,炼药师公会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,更为主要的是,他感觉自己正在失去一个老友。名利到了清泉这一步都看得很轻了,倒是友情看得很重。

清泉这样子,也不是启羽愿意看到的,不过启羽已经铁了心了,他只得横下心,看向了那些正在炼制的炼药师。启羽头也并不回一下,清泉知道自己想要改变启羽的想法已经很难了。清泉呆呆地看着启羽,嘴巴里却是在不停地念叨着:“都怪我啊,都怪我啊,要是我早点站在朱啸这边的话,也不至于会失去一个老友了,”

独自一个人喋喋不休好一会儿,清泉才沒有灵魂一样地转过來看向秦璿,此时的清泉已经老泪纵横了。他激动地抓着秦璿的手,激动地说道:“秦璿长老,从现在开始,我清泉辞去炼药师公会会长一职,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个人來代替我。不过在此之前,我希望秦璿长老能够站出來,主持炼药师公会。”

为了支持谁的事情就让炼药师公会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巨头,这是秦璿不愿意看到的,这也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。清泉跟启羽身为炼药师公会的三巨头之一,虽然在大事上面还要跟秦璿商量,可要是他们二人都离开的话,炼药师公会的实力至少会萎缩一半以上。

秦璿看了看启羽,又看看清泉,最终走到了清泉这边,微笑道:“清泉,启羽离开了炼药师公会,并不是代表着他就要怎么样,这个原因,并不至于让你也要离开炼药师公会吧,”

清泉哭得像一个孩子一样,好一会儿才呜咽道:“秦璿长老,我跟老家伙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了炼药师公会上,现在,也是我们挪开位置,给那些小辈们机会的时候了。从现在开始,我会深居浅处,希冀能够在炼药术上面再有一个突破。秦璿长老,我也是炼药师公会的创建者之一,因此我不希望炼药师公会因此而毁灭,希望秦璿长老可以主持大局。”

说完,也不管秦璿怎么说,清泉也是走到了启羽的旁边,与启羽一同观看着广场上正在不停地努力着的各位炼药师们。

海山和服金鱼姬清纯美女高清图片

这样的消息实在是太过震惊了,秦璿好一会儿才反应过來。颐正的震惊比起秦璿來也是有多不少,颐正虽说是早就想要得到炼药师公会了,而现在的启羽清泉二人一离开的话,炼药师公会的大权就将会落到他的手里。可是,沒有了启羽跟清泉,炼药师公会就不再是那个炼药师公会了,二者的实力简直就是云泥之别。

看着两个人的身影,颐正赶紧抱拳道:“秦璿长老,清泉会长与启羽长老乃是炼药师公会的顶梁柱,要是他们二人都离开的话,我们炼药师公会的实力将会一落千丈。秦璿长老,无论如何,你老人家都不能让他们二人离开炼药师公会啊,”

秦璿身体不由自主地晃动了一下,稳住之后,秦璿才孱弱地说道:“來不及了,一切都來不及了,启羽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,而且这一次清泉也是铁了心了。颐正,他们二人一离开,对于炼药师公会我也是心灰意冷了,从现在开始,炼药师公会的大事就要交给你了。好在这些年炼药师公会也是培养了不少人,你从他们中间挑选一些适合的來主持炼药师公会。”

“什么。”颐正一下子就蒙了,炼药师公会确实已经是落在了颐正的手里,可是这个炼药师公会比起之前的那个简直就是天壤之别。在炼药师公会重组之中,颐正倒是可以将所有的大权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可是一个不一样的炼药师公会,颐正还不如做回之前的那个长老。

颐正慌忙想了想,赶紧跟秦璿说道:“秦璿长老,启羽长老之所以选择离开炼药师公会,无非就是因为他想要支持朱啸。朱啸既然能够闯出这么大的名声,说明他也确实有着自己的强悍实力。不如让启羽长老回到炼药师公会,我们炼药师公会就算是力支持朱啸也不是不可以啊,”

秦璿的眼睛里面一下子就冒出來了一丝希冀,赶紧走到启羽旁边,说道:“启羽,我觉得我们炼药师公会就算是力支持朱啸也不是不可以,这样吧,你回到炼药师公会,我将密卫的势力部交给你,由你來掌管,这样一來的话,你也可以给朱啸提供最好的帮助啊,”

这确实是一个让人十分心动的条件,不过启羽却是摇摇头,淡淡地说道:“秦璿长老,我启羽不能这样做。我之所以离开炼药师公会,并不是我想要借助这样來要挟炼药师公会,而是我真的想要离开了。”

“想想其实我也还不老,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的话,总是感觉有些不妥。趁着我还有一点作用,还能够跟别人动手,我决定外出闯荡一番。要是什么时候,我觉得还是朔风镇比较好了,那我还是会回來的。秦璿长老,你对于我启羽來说亦师亦友,有时间我就会回到朔风镇拜望你老人家的。只是现在,我不得不离开了。”

启羽笑了笑,一脸的解脱。清泉失神地老泪纵横站在一边,这样哭得像是一个小孩虽然是有些不大体面,不过任何人都只是为之动容罢了,谁又会说清泉呢。几十年的交情了,两人朝夕相处,可是现在启羽说是要离开就要离开了。清泉一直都十分自责,他觉得是之击的错。作为一个会长,清泉的决定并沒有错,毕竟他关乎炼药师公会的未來;可是作为启羽的老友,清泉的决定就错上加错了,到了这种时候,哪怕是拿自己的性命去赌,清泉也应该选择站在启羽这边。

清泉并沒有说出留住启羽的话,而是试探性地说道:“老家伙,我看我还是跟你一同前往亚泰城吧,你我都已经这么多年的交情了,就素那是要死,我还是希望能够跟你死在一起的。”

启羽摇摇头,微笑着说道:“老家伙,你也不要这样了,炼药师公会还需要你,秦璿长老年事已高,要是这种时候我离开了,你再离开的话,你让秦璿长老怎么办,再说了,炼药师公会也有着我的一分心血在里面,我想你也不愿意看着它就此被毁掉吧,”启羽决口不说这一次前往亚泰城究竟有多么危险,要是这样说的话,只怕他更是沒有办法离开了。

清泉一直消沉,他已经不想再管理炼药师公会了。他摇摇头,淡淡地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也就不留你了,不过老家伙,要是听到你身陨的消息,我清泉定会在第一时间去找斩杀你的人报仇,要是胜不过,我定会用自爆带走他的生命。”

什么才是真正的交情,那就是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,希冀遇到危险的人是自己。当听说你身陨的消息的时候,他第一时间想到了报仇,而并不是想到对错。

“老家伙,你好好地活着,好好地修炼,让你的实力变得更强,不要等我回到朔风镇的时候,发现你已经落后很多了就行了,”

标签: